对面山上的草更绿

这是一个经典的关于选择的哲学命题:在一头牛的两边各有一堆草,这头牛思忖着到底该吃那一堆,它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最后终于饿死了。

这个命题其实反映了人人都面临的选择的困境,用美国华人女作家羽醇的话是:在每一头牛的眼里,总是对面山上的草更绿, 而用通俗的话说是 “这山望着那山高”。对大多数旅美的中国人而言,中国和美国就象牛两边的草堆,摆着的是取舍的艰难。

能够留在美国的中国人几乎没几个没有留在美国,而留在了美国的中国人也几乎没几个不在抱怨说美国如何如何没文化,并时时念叨着在中国__如果能带上 在美国赚到的这么多美元__的日子该有如何惬意。言下之意无非是眼下呆在美国无非是留恋美国的物质财富,而要谈文化精神生活什么的,那当然得到中国,这美 国根本不值一题。正如有人指出的,选择留在美国的理由可以从抽水马桶不漏水自来水可以喝高速公路四通八达小洋房温暖舒适随便数出上千种。但是,难道就仅仅 是这些;除了物质生活方面,我们难道就不留恋美国的别的什么?

这是一个报上登载的真实的故事:一个旅美多年的华人返回到中国居住。不但相对于一般中国人而言,他过的是车子房子应有尽有的日子;就是按美国的生活 水准,他也毫不逊色,因为在现今的中国大陆,几乎可以不太费力地买到在美国所能买到的任何东西。中国自然还有许许多多美国所不太普遍的”具有中国特色”的 东西,从驴头猴脑臭豆腐到卡拉OK桑那浴陪唱陪泳陪看电影。但不知怎么,在中国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他浑身上下都有一种挥之不去、摆脱不掉的别样感觉,那就 是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和别扭。而他仔细分析琢磨这种别扭和不舒服的原因则是:在中国,所有的规章、制度乃至行为规则都是围绕着如何有效地管人、防人而建立起 来的,而不是相反,怎么去方便人、服务人。譬如,从信用卡到借书证都得交押金,从买飞机票办理泊车证到立户口开公司都得要单位介绍信或证明,于是中国所有 的售票口都是窄窄的只够伸进现钞,于是成十上百的女工在工厂失火时被活活烧死,因为所有的大门都为防止人们随便出入而钉死了,于是进出所有中国的部门机构 都得填写条子写明姓甚名谁来自何处到此何干,于是中国到处是“闲人免进”“违者罚款”的标志牌子,于是中国的警察法官爱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而不是“你 有权保持沉默”,于是全中国家家户户都装上了防盗门防窃锁…… 而这一切__规则啦、行为准则啦、大多数人认可乃至奉行的行为方式啦,正是我们所说的文化。那么,如此说来,他感到别扭和不舒服的不是别的,而恰恰是母国 的文化,相对美国而言的文化!也许,除了美元汽车洋楼之外,美国的文化也还真有些值得让中国人留恋的地方?

初到美国的中国人都会觉得美国人有些傻。譬如,美国家家户户的邮筒都立在马路边,不上锁而人人伸手可及,报刊支票小礼品都随便塞在里面,难道就不怕 别人顺手牵羊?售报亭只要塞够一份报纸的硬币就可打开,而里面是满满一柜的当天报纸,难道就不怕人多拿?所有商店都可退货,从书籍收音机到电脑钢琴无一例 外,而且退货时绝没有人问你为什么,难到就不怕人占便宜白用?还有司空见惯的邮购,从几美元到上千美元的交易,通通一个电话了事;当然,还有厕所必备的卫 生纸,共用电话旁的电话簿,随处摆放的免费报刊、印刷品……也许有人会说所有这一切都是“物质极大丰富”的结果,所谓衣食足而知礼节也。可美国也不乏流浪 汉啊。而且许多事并非有无的问题,而是何为的问题。譬如,在中国空空一辆公共汽车开来,三个等的人也还是要挤抢一番,美国也到处要排对等候,而夹塞可以说 是绝无仅有。大凡已经成为下意识的惯性的行为举止,已经不大好用物质基础来说明了,只能塞进文化的框框里。而美国无处不在的傻,恰好是美国人、美国社会或 美国文化的魅力所在。而所有这一切的依据,在于人们对共同的游戏规则的遵守及人与人之间的起码信任。相反,正如有人撰文指出的,现今中国的别扭和不舒服在 于信用的崩溃。当社会步入一个真假难辨的境地,不相信的因子在人们的血液里渗透并且象瘟疫一样蔓延时,这个社会就谁也别指望舒适。

美国文化中当然还有些别的让人留恋。即使是可口可乐、麦当劳之类的快餐文化也并非一无是处:难道其中所体现的规范、效率及整洁不会让人觉得舒畅?就 狭义的美国文化而言,好来坞的电影、电视,摇滚乐、通俗乐、乡村乐,美国的棒球、蓝球、橄榄球……林林种种、万花缭乱中,总会有你喜爱的一种。

说美国文化的魅力丝毫无意于否定中国文化的博大。一种生息不止绵延数千年的文化自有其独特的美丽。事实上,在中国呆上一定时期的外国人,几乎没有不 迷上中国的。当然不能排除他们所享有的那种远在普通中国人之上的有些”国中国、人上人”味道的物质生活因素。但让他们难以忘怀的更主要在于中国文化固有的 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有数千年历史陶就的儒雅鸿伟。刚读过一本外国人写中国文化的书《NTC中国文化关键语辞典》(NTC’s Dictionary of China’s Cultural Code Words),作者写到:

China changes the fundamental values and expectations of most long-time foreign residents, and they often do not realize that these changes have taken place until they leave the country. Some who leave China find that their own culture is no longer exciting or satisfying. They either go back to China or spend the rest of their lives wishing they could.

中国改变了大多数久居其中的外国人的基本价值观念与期望。这些人常常在离开中国时才意识到这些变化。一些离开了中国的外国人发现他们自己的文化不再令人激动和兴奋了。他们要么重新返回中国,要么在祈求重返中度过余生。

或许,任何一种文化,只要长久沉浸期间,都会发现其独有的魅力。大多数旅美的中国人也象面临选择的牛,一边认真舔食着这边的青草,一边不时抬起头来张望大洋的彼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